红牛商标纠纷全线引爆 华彬如何博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商标权纠纷的战火又一次被引爆。继泰国红牛起诉中国红牛包装厂商奥瑞金后,近日其又将广东红牛公司、广州红牛公司、珠海红牛公司及销售方永旺超市告上了法庭。至此,以侵害商标专用权为由,泰国天丝已将中国红牛的上中下游企业全部起诉,来了一次全线突击。

对于案件走向和红牛商标的拥有者泰国天丝的真实意图引发各方猜想,中国红牛运营方华彬集团在商标授权到期却仍未续约的当下,将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将采取哪些应对策略呢?8月9日,记者多次拨打中国红牛公司官网电话,却一直处于占线状态,中国红牛公关总监李先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中国红牛目前暂不接受媒体采访。多年来,华彬集团在饮料业务上主打红牛这个品牌,因而这也是一场关乎到华彬集团饮料业务身家性命的一战斗。

“红牛之战”市场静候判决

处在商标变动期的中国红牛再次成为业内热议的对象。8月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一份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中了解到,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广东红牛)、广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红牛)、珠海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下称珠海红牛)及广东永旺天河城商业有限公司(下称永旺超市)四家公司被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下称泰国天丝)以侵害商标权为由提起诉讼后,上述三家红牛公司提起上诉。

上述三家公司认为,泰国天丝的起诉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符合立案条件,应当驳回起诉。根据级别管辖及方便诉讼原则,此案应当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天河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理解错误,其并不对标的额达2亿元以上的涉外第一审知识产权案件,享有管辖权。此案所涉的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不应合并审理。针对商标侵权的案由,泰国天丝故意制造管辖连接点,天河法院对此案应无管辖权,其管辖权裁定错误。综上所述,三家红牛公司请求撤销一审裁定,驳回原告泰国天丝的起诉,或者将本案移送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据裁定书显示,天丝公司委托我国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代为诉讼,授权权限包括代为书写起诉状及代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授权委托经其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大使馆认证,具备法律效力。因此,上述三家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以支持。三家红牛公司上诉被驳回,维持原裁定,此裁定为终审裁定。据悉,广东红牛、广州红牛、珠海红牛均由华彬集团持有。

其实不久前,北京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瑞金,股票代码:002701)由于收到泰国天丝提起的民事诉讼,于2017年7月11日宣布停牌。目前,奥瑞金与中国红牛合作的业务收入已占到总收入的60%以上,中国红牛对奥瑞金影响重大。诉讼书中,泰国天丝向奥瑞金索赔经济损失共计3050万元。

奥瑞金方面公开表示,作为中国红牛的包装供应商,与其已有二十多年的合作。在收到最终判决结果前,公司将如约履行战略合作协议,正常生产并继续为中国红牛供应空罐,以维护红牛品牌在中国的良性发展。同时,永旺超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明会正常销售红牛产品。不可否认,中国红牛的上下游企业已经受到影响,不过,基于与中国红牛长久的合作关系,他们更愿意选择维持现状。

据悉,2016年年底中国红牛的商标授权就已到期。北京的一位小批发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春节后就听说红牛商标授权到期的事情,不过这是公司商标的问题,不是质量和配方的问题,没什么大影响。至于为什么近期没有进红牛,批发商告诉记者,未进货是因为100箱红牛饮品要押1万多元现金,压力有点大,并不是因为商标授权到期的问题。

中国红牛公司的北京业务员和某乡镇业务员都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红牛公司没有下达任何指示,公司业务员和经销商都在正常铺货,夏促活动开展以来,市场效果良好。

6月30日,红牛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即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将在全国市场投放1.92亿罐带有实实在在“红包”的原味型产品(金色罐体包装),总计约1.978亿元。中国红牛的运营方华彬集团展开长达半年的促销活动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安抚经销商情绪。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不是为了安抚经销商情绪,可能是华彬集团感觉到与天丝沟通较好,所以才做促销。

华彬会失去红牛吗?

泰国天丝不仅授权华彬集团使用红牛品牌商标,还是中国红牛总公司的大股东。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中国红牛总公司是一家合资企业,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高达88%,所以此次泰国天丝选择起诉了广东红牛、广州红牛和珠海红牛。

可见,泰国天丝虽然是中国红牛总公司的大股东,但是与华彬集团旗下中国红牛若干的子公司并无直接利益关系。数据显示,红牛2014年销售额达到200亿元,2015年销售额达到230.7亿元,2016年因商标到期问题影响,销售额下降到221.8亿元,红牛更是将2017年的销售目标降为160亿元。而几百亿元的销售额,泰国天丝能分得多少,一直被外界猜测。朱丹蓬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最终双方会不会回归到利润分成的谈判还有待观察。

据悉,《2016-2020年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预计到2019年,这一行业将达到254.57亿升的规模,对应市场销售份额可以达到692.24亿元。有消息称,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已经注册了中国红牛汉字的商标,但是截至目前并没有得到官方确认。

其实在红牛商标授权不稳定的情况下,近年来华彬集团在国际快消品市场上动作频繁。2014年7月,华彬用1.65亿美元的价格拿下了美国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25%的股权;2015年4月,华彬集团从德国引入了儿童饮料果倍爽;2016年1月,华彬集团又以1.05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挪威高级瓶装水品牌VOSS约51%的股份。2017年华彬集团推出了新品“战马”,一种或许能替代红牛的能量型维生素饮料。

“若华彬集团无法再使用红牛这个商标,也许它旗下另一个功能性饮料‘战马’会成为主打。不过现在看来,战马很难在一二线市场适应和满足消费者需求。华彬应该会打造一个比战马更加高端的品牌。”朱丹蓬认为。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标授权过期没有续约,理论上销售商经销商等都在侵权范围内。不过,也有可能各方对于红牛的商标授权期限并不知情,或者红牛并没有进行告知。这三家公司属于华彬集团的子公司,子公司可以要求追加总公司。

“很多时候,诉讼是逼迫对方回到谈判桌上的一个筹码。从整体态势来看,泰国红牛和中国红牛可能还存在其他纠纷,有可能是使用费问题,或许有其他意图。当然也不排除协商和解的可能。不过,中国红牛是华彬集团的主打品牌,如果失去红牛,将很难想象华彬的未来。”熊超表示。

此外,有分析认为,当年的加多宝和王老吉之战,最后是广药胜诉。所以这次结局也大致能猜到。不过,也有人认为,这一次华彬整体的胜算可能不到百分之五十。


来源:中国经营报